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特别关注 > 正文

泄露了6000个人的信息

    据山东省胶州市公安局微博官方消息,“ 6000人的信息外泄”事件有了新的发展。    作者丨闵云霄编辑丨张驰“这个价格太黑了!”贵阳陕西路上,周禄(化名)一边拿回手机,一边忍不住地抱怨。4月13日,胶州市民的微信群出现在进入人群中离开中心医院,涉及6,000多个姓名,地址,联系信息,身份证号码等,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他捡来的废旧手机,路边收购的小贩只给一元钱,这个价格太低,他不想卖。

周禄的期望值是“至少一瓶矿泉水的钱,2元”。今年40岁的周禄是贵州大方县人,家里只有几亩山地,没有其他生活来源,只好出来背背篼挣钱。目前,公安机关已经依法行政拘留了三人。 在流行病的预防和控制中,有6,000多人泄漏了详细信息,这显然侵犯了个人隐私。如果非法使用此信息,不仅会产生无法估量的后果,还会增加公众对个人隐私的不安全感。 在中国,有很多关于个人信息保护的法律法规,其中大多数规范了侵犯个人信息的后果,威慑力不强。背篼是竹子编的,已经非常破旧,里面放一根绳子,这是他过去3年在贵阳谋生的工具。特别是,由于个人信息泄露,大多数人都受到了公安部门的惩罚,而且很少看到侵权者受到更严厉的惩罚。例如,使用技术非法在购物平台上获取用户信息以牟取暴利的人往往会受到轻率的惩罚。在这种情况下,因与流行病有关的个人信息泄漏而被拘留的事件对保护个人隐私提出了更为现实的要求。

在某些发达国家,个人信息保护措施相对完善。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很多人告别土地,进城专职利用“背篼”揽活,露宿街头时就把头躲进背篼,背篼又变成了御寒的物品。

“哪里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替你负重前行。例如,早在1974年,1974年生效的《美国隐私保护法》就被许多国家逐渐接受。”在四面环山的贵阳,就有这么一个专门“负重”的职业。

在欧美国家,居民扔在门口的垃圾袋必须用专用车辆运输,因为收据,账单和信件等私密性是不可避免的。起诉公民的隐私。他们随身携带一个竹子编织的背篼,帮市民背运货物并收取报酬,这个职业也因此劳动工具而得名“背篼”,亦称“大背篓”。 泄露了6,000人的信息,并拘留了相关人员,这给立法机关带来了启发:必须详细保护公民的隐私。

作为自然形成的廉价劳动力,背篼客们挣扎在城市的边缘,像建筑工一样辛苦,像流浪汉一样散漫,但又区别于这两个群体。他们是最底层的1_虎小弟半自由职业者,很少有人关注他们的离去或到来,他们没有固定工作,亦没有固定时间和地点,没有节假日,更没有“五险一金”。他们风里来雨里去,甚至冬天在零下几度的街头露宿,“租房太贵,睡在这里不仅不要钱,还方便雇主在夜间找我们干活儿。首先,尽快制定特殊的个人信息保护法,为个人隐私提供系统的保护。目前,根据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立法计划,《个人信息保护法》已纳入《起草法》。”这一群人,除了靠体力,更多靠运气。背篼客是任人调侃的对象,是说唱歌曲的题材,他们内部也分三六九等,他们的收入“说不定”,有时候几百,有时候几十,有时候甚至一分钱没有,但始终微笑着面对每一天。

因此,有必要通过建立合理使用个人信息的系统,违规赔偿和惩罚机制以及建立监督机构,加快立法步伐,为个人信息建立“安全阀”。随着劳动力的精细化分工,背篼客的人数已经渐渐减少,其他城市亦没有这个群体,不久的将来,他们甚至可能完全消失。

最后的“背篼客”:捡到旧手机想卖2元,小贩却只愿给1元;有时一天没收入,为揽活露宿街头也不去救助站


“跑了五天,才十多块收入”和周禄一起的另外一名同伴,穿着比较时尚,跑步鞋运动衣。

同时,应制定详细的规定,以收集,使用和保密个人信息;信息收集源必须事先执行批准和注册程序。屁股下面垫一根红绳子,坐在绿化带上的大理石块上玩手机——红绳子几乎是每个背篼客的标配:废弃的横幅,一揉一扯后扎为一束,上面清晰可见喷绘留下的白色字迹。 个人信息泄露已经是一个老问题,必须通过细节和切实可行的措施加以解决。

为什么同伴不携带背篼?周禄的解释是,同伴怕别人笑话不好意思,“我一不偷二不抢,背个背篼怕啥?”望着同伴的背影,周禄笑了笑介绍说,“其实背篼是一个招牌,让别人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真正在城里也很少用,如果要背砂子等,可以用麻丝口袋装起来扛,8毛钱一袋”。 (张锡六) 负责人:曹Yue 。“背篼”其实是黔西北地区农民种地时使用的,原本比较高大,可以装下200斤煤炭,城里用的这种容量十分有限,对装载的物品的形状、大小也很挑剔,并不是很实用。

背背篼短途一般都是10元一趟,偶尔也会遇到一些好心人,一次能多给二三十元,但还是要讲运气,运气好的时候一天能赚个一二百元,运气不好一天几十甚至一分没有。他们最喜欢接的活儿,是帮忙门面在装修前进行拆除,一间几十平方米的房子,少则上千,多则几千元,几个人一两天就能干完,好的时候一天能挣几百元。但今年因为疫情影响,春节以后街上人流量就很少,装修的人或一些店铺也没有开工,周禄在贵阳跑了五天,收入只有十多元钱,“每个月二三百元的房租不说,每天两顿饭钱还花了20元。

”周禄继续慢悠悠行走在街头,春风拂面而来,衣衫单薄的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眼巴巴地盼着遇到雇主。穿过一条街,周禄捡了几张纸壳,又继续往附近的一个巷子走去。他对记者表示,背篼这活需要吃得苦,只有不停地跑,才有更大几率找到活路。每天为了找生意,他都走到脚痛,痛了就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不痛了又继续走。周禄患有骨质增生,膝盖还时不时发作,痛起来像刀子扎一样。最后的“背篼客”:捡到旧手机想卖2元,小贩却只愿给1元;有时一天没收入,为揽活露宿街头也不去救助站

2019年,贵阳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38240元。记者随机采访多名“背篼”,正常情况下大多数在3000多元,和贵阳市一般白领收入不相上下。但贵阳消费水平并不低,物价甚至高于很多强二线城市,三四个人去餐厅随便吃一餐饭,需要一两百元。

“背篼”从业者穿几十元一件的衣服,抽5块一包的烟,平常一碗面也要8到15元不等,盒饭也要10元以上。有时候没钱,一天只吃一顿饭,中午吃几个馒头了事,甚至走路四五十分钟回到出租房,为的是省2元公交费。周禄只有小学文化,早年也去过广东进过厂,但后来不干了。经过对比,他觉得当“背篼”一族更划算——因为“农忙时回农村干农活,农闲时在城里当背篼”,更重要的是,干这个很少有人管束,可以自由活动。他觉得,很多人不愿意去工地上干,一是工资低,二是工钱经常拖,干背篼的话,放下箩筐就能拿到现钱,除非个别熟人,从不拖欠。另外一名“背篼”从业女性表示,虽然每个月二三千收入不算高,但不耽误照管娃娃。初到贵阳当背篼客时,周禄走街串巷揽活儿时怕被熟人看见,所以总在一些隐蔽角落躲躲闪闪,但渐渐的他发现,贵阳的繁华与富有似乎与他无关,不如辛勤劳动、开心赚钱。他的老婆外出进厂打工,两个孩子至今留守在老家,由爷爷奶奶帮忙照管——这也是大多数“背篼”从业者的处境。说到自己的孩子时,周禄每每掏出手机给记者看照片,对孩子不断夸奖之余,眼圈都是红红的。

因为地位卑微,加上身上经常不洗澡,很多人对背篼客有厌恶情绪。

另一方面,他们对这个城市充满渴望,也感受到这个城市的温情。几年前,一名民工没有找到活路,一天没吃喝,饿昏在贵阳市中山东路人行道上,等这名民工完全清醒过来时,其背篼里已装满各种食物,这些都是好心市民送来的。当时,贵阳市实时气温29摄氏度,很多市民围着这名卧倒在路上的男子,喂他吃东西,喂他喝水,他的背篼上有用油漆留下的“平安”两字——这是在离家前,家人写下的。对于市民们的帮助,他不断道谢。蹲守黄金地段“你来帮我搬点东西到二楼,要多少钱?”面对喷水池一电器商场店员的请求,杨德贤从石梯上站起来,提着手中的绳子跟了过去,很客气地回答:“给多少都无所谓”。最后,两件货物搬完,店员主动给了他15元。这和其他背篼客谈好价再干活儿不一样,该商场的很多店主,都是杨德贤的“老顾客”,坐在商场大门外的石梯上,进进出出的员工经常和他打招呼。平常,杨德贤每天上午10点左右抵达喷水池,下午商场关门后回家。和那些街上游走的背篼客相比,杨德贤上班时间和地点相对比较固定,活动半径在方圆几百米之内。

4月初,杨德贤为母亲办完丧事后,从纳雍县姑开老家回到贵阳喷水池,当天他就接到了两单活儿,收入一百多元。几年前,杨德贤主要服务于附近智诚名店里面的服装店等商家,同时辐射附近几个大型商场,但是最近几年因为电商冲击,服装店等生意冷清,需要搬运的货物逐渐减少。后来,他和几个同伴每天蹲守在一家电器商场的门口,帮忙搬运体积大而且比较沉重的货物。杨德贤获得了商场很多店员的信任,“我们给客户送货到家后,需要给店里代收货款,有时候几千几千元地代收”。最后的“背篼客”:捡到旧手机想卖2元,小贩却只愿给1元;有时一天没收入,为揽活露宿街头也不去救助站

杨德贤记忆最深刻的一件事是,一次他给别人送电器到家后,却发现对方给的100元现金是假的,但对方却宣称是杨德贤调换了货币。

两人拉扯到派出所,因为没有第三方作证,依旧说不清楚,最后一人损失一半,“对方太不讲良心了。”如今想起,杨德贤依旧愤愤不平。喷水池是贵阳市地理中心,也是从晚清至今贵阳老城区的商业中心,附近拥有南国花锦、国贸广场等大型购物商场,形成一个人流量大而且最繁华的商圈。让人诧异的是,2001年这里落成的一座“四方汇聚”雕塑,由四块扇形不锈钢组成,因为神似一个背篼被人们戏称为“大背篼”雕塑,后来为城市交通让道,该雕塑被拆除。今年55岁的杨德贤,在贵阳从事“背篼”行业已经近26年了。26年前,老家的一场车祸,改变了杨德贤的命运——一辆货车载着他们去街上办事,行驶到中途,车子从半山腰翻下沟底,车上十多人死亡,他和另外几人有惊无险,杨德贤仅头部受伤。当杨德贤苏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贵阳小河一家医院病房里,康复后他准备在贵阳找个工打,但是几天下来,因为没有其他技能只能背背篼。随后,他把老婆也带到贵阳卖菜,每个月的收入够一家人生活,而自己的可以存起来。如今,两个儿子已经长大,分别从事不同的行业。多年来,很多人像杨德贤一样,把守在某个商圈或者批发市场,通过货物的流通量增加收入,比如西南商贸城、小河转盘、头桥、三桥小商品批发市场。他们忙的时候干活儿,空闲之余在桥下、或商场门口等地玩手机、打牌、唱山歌。一般只有春节时,才回一次家。“背篼”们每月花200元,就可以在贵阳的城乡结合部租一小间房。他们中1_虎小弟的部分人则经常露宿街头,特别是夏季之时,不少背篼客席地睡在银行门口、ATM取款机旁等公共场所。冬夜里,因天气寒冷,他们经常被冻醒。当地政府部门曾一度将这些露宿街头的背篼客安排住进救助站,并承诺提供无偿救助,但不少民工均予以拒绝,原因无外乎两种:节约开支,或“为了在深夜揽活儿”。最后的“背篼客”:捡到旧手机想卖2元,小贩却只愿给1元;有时一天没收入,为揽活露宿街头也不去救助站

贵阳市救助管理站出台的《2017—2018年冬季救助管理方案》中,将冬季露宿街头的农民工和无着流浪乞讨人员等4类人纳入施救对象。按照当地相关部门的设想:对街头露宿的民工以解决临时寄宿为主,对于劝导无效、不愿接受救助的民工,可考虑适当发放棉衣、棉被和干粮,保证其不受冻、不挨饿。“瑞金北路是露宿人员最集中的地方。”2019年12月,贵阳市救助站管理科科长王武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根据调查,常年在瑞金北路、紫林庵、大西门等地露宿的民工来自惠水、罗甸、大方和黔西等地,有近百人。

为何民工甘愿露宿街头,也不愿意去救助站?王武江说,主要原因有三点,一是深夜一些外地货车习惯在瑞金北路等地找人下货,民工露宿街头主要为了等待生意;二是救助站或投宿点都有管理规定,寝室内不许抽烟、喝酒,不许赌博,要搞好个人卫生、爱护住所环境等,很多民工不习惯这种管束;三是现行的救助政策是“自愿求助,无偿受助”,救助站工作人员没有执法权,不能强制民工去接受救助,只能引导、劝导。自2009年开始,贵阳市把原市卫生局的办公大楼改建为可容纳200多个床位的农民工寄宿点,免费为困难农民工提供住宿。但是“几年下来,每晚到这里住宿的农民工只有一二十人”。其实,除了寄宿点位置偏远、不好接活儿外,哪怕相关部门反复宣传,但是许多“背篼”从业者并不知晓。另外,寄宿点目前没有女性农民工群体居住的条件,这也限制了寄宿点救助的功能和人数。

与贵阳“背篼”不一样的是,重庆市政府在提供廉价便捷的“棒棒公寓”“阳光公寓”的同时,也为困难农民工提供用人招工、技能培训等诸多人性化服务,并购买社会保险、探索医疗救助等,取得了较好效果。

把根留住杨德贤回忆,他“最初到贵阳的时候,很多地方都还是瓦房”,20多年来,他见证了贵阳一天天的变化,尤其是进入21世纪后启动的庞大造城运动,让他有一点欣慰,也有一点失落。多年的积蓄让杨德贤下了一个大单:两年前,他在老家修了一栋几百平方米的房子,用来安度晚年。

他最后悔的是,一直没有在贵阳买房,他自责:“思路跟不上,亏惨了”。杨德贤后悔的事,1_虎小弟张艳咬牙干了。2010年左右,同样是背篼客的张艳(化名)从花果园给人搬东西到玉厂路,发现一家人在小区贴上广告要卖房,张艳打通电话后,以每平方米3800多元的价格,买下64平方米一套二室一厅,一共花去24万,其中首付8万元,余下的16万元贷款十年还清,每个月还银行按揭2000元左右。

最后的“背篼客”:捡到旧手机想卖2元,小贩却只愿给1元;有时一天没收入,为揽活露宿街头也不去救助站

其实,不仅仅是背篼大军,就是很多的打工族都不愿意在城里买房。因为在城里吃点蔬菜都需要花钱买,在老家有土地可以自己种,而且城里小区房每个月还需要至少几十元的物业费。

张艳上世纪90年代从贵州普定县到贵阳甘荫塘一个饼干厂打工,每个月可以拿1800左右的工资,三年后他们下岗卖菜,在此期间认识了她的老乡陈伟,陈伟当时在陶瓷厂上班,两人一来二去确立了恋爱关系。但后来蔬菜生意不好,他们就一起当背篼,那是1999年左右。十多年下来,张艳夫妇省吃俭用积累了几万元,按照丈夫的意见准备过几年回老家修房,张艳认为在老家修房一年回去住的时间少之又少,她决心买房。但张艳遇到的困难是,房东不相信她的购买力,且担心银行不愿放贷,最后张艳找到一个贵阳亲戚,用亲戚的名字将这套房买下之后,她老公才知道。张艳夫妇负担很重,除了日常开支和还贷,还有两个儿子一直在校读书,“我两个娃娃的饭量比较大,大学期间一个月就要二三千。

”这样一来只够维持温饱。

本来将户口迁到贵阳,小儿子就可以在玉厂路附近的小学就读,但张艳不愿迁户口,所以,大儿子小时候读的是私立学校,二儿子是托人情在附近一个小学读书。她认为,虽然城里以后有机会拿低保金,但农村户口有宅基地,不用担心土地被收回,还能享受农村合作医疗。幸运的是,两个孩子先后考上了贵州大学。其中大儿子已经毕业,在海南一家公司上班,二儿子还在读大一。年前,玉厂路这套房子才过户到儿子名下,“多花了8000多元的过户费,但是没有办法”,张艳对记者介绍,“很多人说我家有好几套房子,其实只有一套,连贷款都没有还清”。2008年左右,花果园片区改造,张艳一家只能转战到玉厂路附近。平常他们有活儿干的时候就干,没活儿干的时候,夏天就在桥下打打牌,冬天就烧火烤。个别妇女也带上针线,空余时间织补一下,男的就抽烟侃大山,更多时候,疫情期间,很多小区要扫码,要戴口罩,张艳他们进不去。很多人不装修房子了,于是少了搬运的活儿。本来,贵州属于西部贫困地区的人口流出地之一,整体经济基础非常薄弱,但是2015年后,贵阳市集中启动涉及数万户的棚户区改造工作。贵阳房价近年水涨船高,从每平方米四五千元,涨到现在每平1_虎小弟方米上万元。这样一来,张艳的房子升值一倍多。最后的“背篼客”:捡到旧手机想卖2元,小贩却只愿给1元;有时一天没收入,为揽活露宿街头也不去救助站

自卑与狡黠“我只要8个,只要8个。”面对蜂拥围上来的几十个农民工,周贡一边强调,一边往后退。每天早晨5点,贵阳后坝路的农民工市场就聚集几百农民工,占满公路的两侧,疫情期间也有一百多人,其中亦有大量的背篼客。

按照一位出租车司机的形容,“公路经常被堵,有时需要缓慢行驶”。这里的雇佣模式除了街上散找的零星活儿之外,还有一些建筑包工头到这里找农民工干活儿。周贡找到附近一辆面包车,还没谈好价格,几名中青年妇女就坐上车去——很多时候男的比较爱面子,而年龄大的也跑不过她们。一般情况下,包工头会因为劳动强度和难度,需要男工和女工数量不一,给的工资也有多有少。有时候,面对本来不会干的技术活儿也逞强,“先混一天工钱再说”。“背篼”之间经常相处的工友,也相互帮助,彼此请客,借支生活费等等。据报道,有背篼跟雇主走散了,背篼客主动将货物交给警察;雇主却担心“背篼卷货跑了”并报了警,后经警方证实,原来是雇主多虑。大多数的“背篼”从业者吃苦耐劳,淳朴厚道,很多时候,他们给人干活儿后,雇主都会留下他们的电话,以备下次需要时联系。干了多年背篼的罗兴荣说出了他们的“三不背”原则:1.来历不明的货物不背;2.雇主自己可以轻松拿得动的货物不背;3.宠物不背。因为他们帮忙不帮懒,对来历不明的东西,担心是赃物,而背宠物觉得有失尊严。有过“背篼”经历、如今已经办了一家农民工养老院的杨美学告诉记者,一次他在路边听见一女人大声喊“背篼”“背篼”,还以为是找他干活儿,可是回头一看,发现这个女的牵着一条狗,原来给狗取名叫“背篼”,他内心有一种被深深刺伤的感觉。杨美学还介绍,遇见脾气不好的雇主,甚至会责骂“背篼”干活儿很慢或者为什么老是休息等等,但是“一般因为身份卑微,都不和对方吵,比较忍让”。

当然,也有一些雇主非常厚道,主动给“背篼”买水喝,“甚至留我们在家里吃饭,但是我们从不吃,因为大多数体力劳动者的食欲比较大,担心被人认为吃得太多,同时怕弄脏别人的地板。”杨美学说。
最后的“背篼客”:捡到旧手机想卖2元,小贩却只愿给1元;有时一天没收入,为揽活露宿街头也不去救助站


“背篼”中的很多男性从业者有一大嗜好就是喝酒。忙碌一天之后,他们喜欢在小商店或者小饭馆喝上两杯。这些酒,有的是纯粮食酿造,有的是酒精粉勾兑,仅仅几元钱一斤。后坝一位63岁的老人告诉记者,一次,他帮一位包工头叫了几个“背篼”去工地干活儿,大伙下车之后,发现其中一人散发出浓郁的酒气,走路歪歪斜斜。包工头一看,认为这人干不了活儿,而且从安全角度考虑劝他离开工地,但这人声称不给工钱就不走,最后支付了30块打车费,对方才答应离开。面对生存压力,“背篼”中也有狡黠的从业者。一位男子告诉记者,他一次看见有人运东西进商场,对方还在停车时,他就迅速跑上楼将电梯锁了,运货的人将东西搬上楼,才开始就累得气喘吁吁。

该“背篼”男子上前接了整车搬运活儿后,又去找来钥匙,将东西全部从电梯搬上楼。还有贪婪的人,有些误搬别人货物后竟直接私分。2017年10月,贵阳中山西路某大型商场皮具专柜的负责人进了一批货物,临时请路边揽活的几名背篼卸货并搬进商场。后来清点时才发现,其中一个装有高档皮包、皮带等物的纸箱不知所踪,价值4.6万余元。当天晚上,有两帮共计10余名背篼在路旁卸货。其中一帮给商场搬运百货等物,另外一帮则是在搬运装修材料。

卸完货后,这些背篼陆续离开。

其中,一帮人在搬运装修材料时,不慎误搬了属于商场的一箱皮具,见无人发现,几人顿时起了贪念,悄悄将这箱皮具藏在附近。大约2小时后,其中7名男女又折返现场,从附近巷子中拖出那个大纸箱,瓜分完纸箱内的物品后,分头离开。但他们忽略了贵阳随处可见的监控。民警调取监控视频找到了这7人,随后他们均被刑事拘留。

渐渐离去贵阳的一些学者,也对背篼客进行过“学术研究”,从他们的收入、文化、管理的角度,甚至冠以社会学以及人类学的角度,但是建树有限。

城市和背篼客互为需要,也互相影响。

有调查显示:“背篼”对城市居民的认同,认为友好的占54.6%;非常友好的占15.7%;心存芥蒂的占24.8%;敌对的占4.9%。城市居民对“背篼”的认同,友好的占60.3%;非常友好的占18.9%;心存芥蒂的占14.2%;敌对的占6.6%。“背篼”群体中,受教育年限越长,对城市的认同感越高,反之越低。在城市居民中,受教育年限越长的市民对“背篼”的认同感越高,反之越低。背篼客中也有多才多艺的人,有人英语熟练,有人会模仿迈克尔杰克逊,还有人会画画。曾编过故事哄人,也为发财走过弯路的金沙县小伙罗云波,辗转于重庆“棒棒”和贵阳“背篼”之间,业务闲散时,他就随地而坐,拿出钢笔和画纸开始作画。

他画的最多的是贵州的老建筑,以及不少重庆建筑,一度让人拍手叫绝。最后的“背篼客”:捡到旧手机想卖2元,小贩却只愿给1元;有时一天没收入,为揽活露宿街头也不去救助站

一方面街头经常有三三两两的农民工围坐着等客,另一方面市民因临时找不到人而着急上火。2015年贵师大计算机专业学生马虹组了一个团队,用半个学期时间开发了一个网站,力求解决农民和市民之间的链接问题,但由于缺少资金,运营成了难题。马虹拿着策划书找到工商局,把方案从门缝里塞进了局长办公室,还没走出工商局大门,她就被局长的电话叫了回去,并很快拿到一笔扶持资金。为了收集农民工联系方式和信息,他们花了两三个月的时间,在街头找了500多位农民工,遭受不少白眼和不信任,最终注册的农民工不超过20%。几年下来,运行效果并不理想。其实,至少10年前,贵阳就曾出现过“背篼”公司,试图将散在各处的背篼客组织起来,但都因其自由散漫而难以为继。背篼客杨文学,用自己背背篼挣来的8万多元钱回乡修路,感动了很多人,后来村里几十个年轻人都随他来到贵阳当背篼客。杨文学的事迹广为流传,后来他还被全国总工会评为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省领导亲自批示,帮杨文学修路,其中交通部门给了80万。杨文学也组织成立过以背篼为主题的劳务公司,但最终无功而返。一位1_虎小弟当地知情人士介绍,他听说早年市西路有一个背篼客,因为认识大量的店主,不断接活儿后分配给其他熟悉的背篼干,一年赚几十万。记者多方寻找均未果,而且市西路批发市场已搬至郊区,这一说法遂成了传说。

随着网络电商1_虎小弟的冲击,如今很多“背篼”从业者已渐渐离开这个行业。一位男子介绍说,几年前活跃在东山一带的背篼客有三十人左右,年前还有20人左右,如今只有几个人了。杨德贤所在的喷水池附近,两年前有十多人,现在只有几个人,“生意不好,除了疫情影响外,正常情况下很多人也不来了,和我一起干的有几个已经改行去酿酒。”杨德贤介绍说。

最后的“背篼客”:捡到旧手机想卖2元,小贩却只愿给1元;有时一天没收入,为揽活露宿街头也不去救助站

杨文学还在大营坡开办了一个农民工慈善助养院,他对一些孤寡老人免费,照顾也无微不至。这感动了不少志愿者,一些老人非要把杨文学的名字刻入墓碑。记者联系多名背篼客,他们均在老家或外出打工。杨文学也离开了这个行业,电话中他告诉记者,正在去贵阳郊区的农业项目上。杨文学认为,随着物流的发达和城市管理的规范,“背篼”这一行业会慢慢被替代。目前还有很多人在这个行业挣扎。一位“背篼”女性的手中勾的鞋垫上有四个字:“心想事成”,或许这是她对生活的所有祈愿。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观象台创作,在今日头条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现在有个 “好省” App非常火爆,里面的东西天天搞双十一,一年省个千把块不难,但App需要内部省钱口令才能激活,我这边搞到了一个口令【ok0917】,下面的链接可以注册激活:http://33s.co/nCaX,口令使用名额有限,先到先得

虎小弟企业店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虎小弟”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作品,版权均属虎小弟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虎小弟”。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有关版权事宜请联系: 邮箱:

http://www.wa678.cnhttp://www.5idb.nethttp://www.1n213.cnhttp://www.a2gkse.cnhttp://www.flwcbdpr.cnhttp://www.1l1ga.cnhttp://www.xknmsn.funhttp://www.d34f.cnhttp://zenision.comhttps://www.fantinovel.com头条新闻网蜘蛛池出租蜘蛛池出租蜘蛛池出租蜘蛛池出租蜘蛛池出租蜘蛛池出租蜘蛛池出租蜘蛛池出租赵永芳